上一次在博客更新胶片还是20年五月。

近两年胶片拍得少了,外出的时候为了精简行李通常不太会带沉重的相机,毕竟卡片和手机才是更高效的记录工具。也正是这种不便利反倒使胶片有了时间发酵后的独特韵味。

2022年2月崇州民宿 在山上拍完最后几张 阴天傍晚 光线条件太差400的卷也撑不住 总算在最后一下咔嚓后听到吱嘎吱嘎回卷的声音 有种尘埃落定的感觉
2022年1月 家中 临近放假前买了腊梅和南天竹 说不清腊梅的香气是霸道还是隐幽 有时要贴很近才能闻到 有时候仅是路过身边却有被一团冷香兜头罩住的感觉
2022年1月 家中 apu今年送来了大花蕙兰和郁金香 一直记不清名字 直到在成都武侯祠看到中道两旁摆着一样的花才记住 开得热热闹闹 阵势很大 萎凋起来也有些势不可挡
2022年1月 家中 万梦蕊送的生日礼物随附的信 “可以静观庭院瓦片忽而落雨 穿过喧嚣于便利店小酌小憩” 其中的意象如庭院瓦片、落雨、便利店小酌等是对应香薰蜡烛的名字 串联起来又契合了当时繁重工作下我对闲适日常的向往 觉得十分精彩 PS:选了庭院瓦片和落雨带去成都的民宿 很应景
2022年11月 家中 夏天的风扇十一月中旬才终于愿意抽时间洗白白 虽然平常都懒 但是起了兴趣想做扫除的话 就会想要彻彻底底地洗干净 清清爽爽并且井井有条 也是很好的解压方式
2021年3月 上海 万梦蕊的生日 那一趴有单独写过博客 同样视角的照片手机也有拍摄 是在准备退房前 相机带出门但没拿出手 于是在酒店里拍了几张 只是作为对某一个时刻的纪念 黄色匡威是万梦蕊 黑色是勉仔 亚瑟士是我
2021年3月 上海 接上 窗帘只开一道缝 透过的阳光在地毯上刻下一道光斑 说来这家酒店是第二次入住 某一年跨年也在这里 如果三个人再在上海碰头 应该也会在这里 有点老地方的意思了
2021年1月 南京 还是一样 出门不远带相机于是只能在酒店拍 开夜床时候倒的水 被当做拍摄道具了 窗外能看到紫金山 勉仔很喜欢这家的床品 回头买了同款枕头 我不太有印象了 只是酒店送的南朝石刻书签有在用 现在还夹在《魏书》里
2021年1月 家中 学习无聊时候拍的 挂在这里有监督学习之意 另外还有个沙皮狗的笔袋 也可以算作猫狗双全了
2021年1月 家中 自学的巅峰当属这段时期了 老老实实坐了一个多月的冷板凳将《魏书》帝纪看完 将重要的时间人物事件要素手抄下来 妄图以机械性的重复加深记忆 其实无甚作用 只是图个清静 不过读正史还是有相当的收获的 如果没有旁的花花心思 还是会愿意接着读下去
2020年12月 哈尔滨 冰雪大世界 那天玩得很开心 到不说有多梦幻唯美 南方人见了总之会觉得酷炫的 冷也是真的冷 这种天气居然还敢拿出胶片机 我真是了不起 勉仔老是吐槽我拍人像总是大头照 顶上不留空间 底部不贴着脚 没有把人拍得修长 我想说 我这个技术 把人拍清楚 正确曝光正确对焦就很了不起了 至于拍好看 不要指望我
2020年12月 哈尔冰 勉仔大头照又一 我觉得好看的诶 发给勉仔她就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等我整理成都照片的时候 我就把我觉得哈哈哈哈哈哈哈的照片放出来
2020年10月 南昌 国庆第一天下午去农科院赏秋 天还有些热 跟着骊骊小郭去寻访旧地 很清静的大院 浓荫蔽日 歇脚的时候给骊骊拍的 照片发给她 她觉得很惊喜 毕竟过去好久了 让我也觉得挺有成就感的
2020年10月 南昌 在健身器材处歇脚 骊骊站着我坐着 觉得这个角度很好 下意识地后仰抓到这样一张 当时那个场景记挺深的 看到照片之后觉得实现了 早年的说法冲洗胶片像是估分等成绩 套用现下流行的说辞应该是开盲盒开中了隐藏款 就是这个感觉
不确定时间和地点的一张 从冲洗的编号推理可能是南昌也可能是南京 查过南昌21年元旦前后下雪的两次都是工作日 不可能带着相机出去 无所谓了 缺失的记忆不止这一点 有光影留下就足够幸运了

其他还有若干张因为欠曝虚焦暂时不放出了,等有空放lightroom里拯救下。胶卷只剩两卷了,不知道下次冲洗又会在什么时候。或早或晚,全交由时间决定吧。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