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1更新:

过去的三天挺愉快的。我觉得我好了。

2022/1/7更新:

昨晚加班到很晚,中途收到客人信息,手头的样品一定要赶次日上午的dhl寄出。

今天赶早去工厂盯着进度赶在上午寄出了一半。路上老板知道衣架晚发货的事情又来批评我,是我的责任我会担,然而我在了解到这个情况后已经多次联系对方设法调配发货了,已经尽到全力了。再听到一些不中听的话就很愤怒。就是愤怒。虽然不开心,但情绪只到愤怒,没有进一步质疑和贬低自己。觉得已经很不错了。

晚上也有加班,但总算shipping samples交出去,年前这个最磨人的客户只剩验货和出货,已经可以看到曙光了。写到这里不禁又想黎明前还有一段黑暗呢,年前集中三个客户的验货出货,是很害怕的,怕又有这样那样的不顺利,怕因为不顺利情绪又down到危险的地步。

傍晚从space网友那里得到了安慰,一下子开心起来。尤其是想到啊原来自己还能感知开心,就很轻松。

还有,勉仔回南昌了,做一场赛事的评委,因而只待一天。考虑了下,把明早精神科的挂号取消了,感觉状态有在好转,那就抓住当下好好享受吧。

2022/1/6更新:

经过昨天的挫折之后,感觉恢复了许多,心情是平和的就是有点困,也会主动想吃东西了。所以又有点怀疑要不要去看医生。不指望说有更正面更积极的心态,维持现在这种平和就很好。考虑到去看医生是因为实在抑制不住去想负面的事情,据说相应的药物可以让人更“钝感力”,不那么敏感。

难受的晚上就看心理方面的书,试着用科学理论武装自己。平和的晚上就看正经书放松。这个节奏还挺好的。

2022/1/5更新:

滑落更深的深渊。

2022/1/4更新:

午饭喝了咖啡,碰上买一送一的活动,喝了两杯,让本不稳定的睡眠更加紊乱。往日听不到二十分钟就能睡着的播客,刚刚听了两个多钟头,越听越精神,越有起来干活记录点什么的念头。今天睡前播客的内容是抑郁症患者的诊疗自述,希望得到一些启发。

有的,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要去溯源,不要去探究为什么。不应该去想我为什么会出现情绪失控,我们可以认为探究抑郁的原因有点“受害者有错论”。说来有悖于之前的认识,在我看来就是要探索内心加深对自己的认识才能正确看待自己的问题。

但是这里的“加深对自己的认识”是加深对自己情绪的认识,是feeling而不是thoughts。遇到一些引发情绪波动的事件,应该直接地描述具体的情绪,比如愤怒,羞愧,委屈等。不应该通过“我觉得…”来描述看法。好比说面对客户的挑剔,我应该认识到自己真实直观的情绪是愤怒和委屈,不该“我觉得客户不满意我的工作,觉得她太强人所难”,甚至进一步思考难过的根源是自己一再地被否认,进而又联系到成长过程中那些不被认可的经历,好嘛,负面情绪整个被放大了。硬生生把一个点大的挫折放大到一个面,出格点的甚至否认整个人格。以目前所了解和经历的情况来说,这样不好。

再来还有一点不太确定的,关于记忆力和专注力的退步,并不能分清是由于年龄增长造成的自然老化,还是也有精神问题的因素在。

距离做心理评估过去一周了,这一周有什么改善吗?

说不好,可能是我小题大作,有部分躯体化的表现,食欲不振(可能是放假造成的?),睡眠质量不好,睡半道容易醒过来。情绪上来说还算正面的,没有焦虑了,也从之前虚浮不安定,行动慢半拍的状态上回过神来,愿意去感受和探寻生活的美了。

这两天最愉快的经历是晚上弹吉他,不会唱方言,只跟着一遍一遍弹和弦,就很陶醉,沉浸在音乐中忘乎所以。尽管是首伤感的情歌,却是抱着轻快的心情来弹,长年未经磨砺的手指摁得刺痛也不觉疲倦。尤其是在反复不断地练习中,能察觉和弦转化变得熟练了,有进步了,更是莫大的欢喜。

今天抽血做了甲状腺激素的指标,看报告好像都在正常值范围内,等明天医生怎么说。不过他有明确答复情绪上的问题跟甲状腺关系不大。跟我之前搜的论文有些出路哈,但不好说,医生有的时候碍于各种原因不便和患者科普具体的理论原因,只好给出一个尽可能简单直白的结论。忽略了影响结论成立的各种因素,难免会让人觉得不可靠。没办法,医疗资源那么紧张,哪有时间掰碎了嚼烂了教给患者呢。

扯远了,听到跟情绪关系不大的时候我的想法是什么。不是放松,而是觉得排除了一个生理原因的选项,剩下来的就真的是心理有问题了。不是客观地认识自己心理有问题,而是贬义的,就跟偶尔不顺心的时候嘴别人一句“你心理有问题吧”那种类似的调调。

元旦假期结束,要回归紧锣密鼓地工作节奏中,不知道是会忙得无暇顾及心里这些软弱呢,还是又会因为什么挫折陷入沮丧。不过我觉得经历这一遭多少能有点抗压性吧,至少知道到了那个时候不该想什么。

夜深了,希望今天能早点入睡。


不知道在情绪低落的时候写年终总结是不是有些错误。

下午的时候看了部电影,结束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窗外是蒙蒙的,披着毛毯推开玻璃,洋洋洒洒的细雪静悄悄地撒下,有的屋顶上已然落了一层白,更远的地方看不清了,隐没在茫茫一片中。

想同往年一样,对过去的一岁做个总结,但却像是看着这场雪,细碎的记忆闪过,伸出手却什么也抓不住。

借着翻看一整年的手账,算提炼出一些可以被看做主旋律的内容,沿着这些线索,希望能找到对自己失望的源头。

关于读书学习:

20年的最后写道,希望明年更上层楼。没有实现,或者说是很彻底地失败。像是小学课本里下山的小猴子,见异思迁,到最后只能空着手回家。

今年丢丢捡捡,虎头蛇尾地涉略过石窟壁画、新疆历史遗迹、文化现象分析、摄影美学、陶瓷史等相关的书,花得时间少了自然所知所感都格外粗浅。日语学习更是被彻底抛弃,偶尔打扫桌面的时候碰到书本,满满都是心虚和叹息,次数多了也麻木了。

都是在某一时刻有过强烈好奇心想要去探索的内容,只是过不了多久热情就熄灭了,又再将希望寄托于下一个。这样虚浮度日的原因自己也不知道,只知道持续这种状态是不对的,却也无力改变。

春天种下的枇杷长到这个程度就没长了 看到发芽破土而出的那天是很开心的

 

 

 

 

二月之后这个“每日用功”日历就停滞了,回想起来可能是自己懒了,也可能是三月份那通电话的缘故。所以果然我还是在找借口吧

值得一提的是,博客在又一年的耕耘之后看上去更饱满了。实际上,每一篇写完都是不满意的,写的东西跟人一样虚浮。

如果说过去我是平衡地在自信和自卑间左右摇摆,不得不说今年的情况是越来越倾向于对自己负面的评判。

因为情绪不好很难有定力和主动的意向把事情做好,因为没有将时间花在把事情做好而越发否定自己。时不时陷入情绪深渊。


以上内容写于26号晚间,越写越崩溃,于是搁置下来。27号一早也是难以抑制地难受,虽然还按部就班地洗漱出门,到楼下早点店点一碗荠菜小馄饨,坐着慢慢吃完。但全程都止不住流眼泪。现在完全想不起来是为什么难受,只记得那种深陷其中挣脱不开的无力感,挺恐怖的。

接下来的两三天都是浑浑噩噩的状态,工作也在继续,机械性地完成任务而已。感觉身体和意识无法同调,很飘忽的状态。

我觉得我该看看医生了。

28号晚上约了线上的评估。心理评估前有做量表,显示的主要问题是人际关系敏感和抑郁。跟评估师聊了四十来分钟,先是了解最近是怎样的情绪表现、持续了多久。得到一个大概的压力来源,针对这个来源进一步挖掘。再来不出意外地聊到家庭关系、以及成长环境等因素。

我一直很抵制去强调近来被妖魔化的“原生家庭”这一概念,就好像每个人质本洁来,此后经历的各种失败挫折都可以归咎于家庭,或者说他人施与的影响。在我看来过度地引用“原生家庭”这一概念就是一种逃避责任。

然而在层层剖析自己的过程中,往往最终都会回溯到有关童年和家庭的记忆。我目前还停留在,知道有些答案可能就停留在记忆里某道门的后面,但不敢打开这扇门。

因而接下来的问题就是,需不需要求助心理咨询来克服这些障碍?

正方观点:

  • 为了避免再度陷入无法自控的低迷,单从精神方面来说,需要被治愈
  • 低迷导致低行动力,对自己的不认可,从长远的成长来说,需要被治愈
  • 人际关系敏感这点,我认为这点不是全然负面的,因而我能接受这种程度上“孤僻”且“别扭”的自己。但我没办法控制对亲密关系的渴望,这之间的矛盾只会进一步加深对自己的不认可。说起来我之前以为自己是回避型依恋人格,评估师指出我的状态其实更贴近矛盾型。

反方观点:

  • 我不确定能不能做到对陌生人全然的坦白
  • 我不确定能不能遇到合适的心理咨询师
  • 也许近期的情况只是阶段性的小问题,可能临近过年工作告一段落就能回归正常状态。何况现在生活节奏这么快,年轻人谁没有一点精神方面的困扰,也许我有些小题大做了。

对策:

  • 等到过年放假再看看,如果继续在没有工作压力的情况下出现情绪滑坡,那没辙了,一定要看医生
  • 考虑去查甲状腺激素的指标,针对性的吃药来控制激素水平。有查到甲状腺激素水平和抑郁症正关联的论文,也许这一个调整的方向
  • 试着读些心理相关的书籍,巧的是28号结束评估后有看到豆友分享一本《蛤蟆先生去看心理医生》,很可爱的小书,对认识自己很有帮助。因而会考虑找其他一些书籍加深了解。

虽然年终总结的题目是写想要重启的一年,显然过去的时间不能再重来,只能寄希望明年能够好一些,开心多一点。

讲个题外话,我觉得社交网站签名还挺具有“言灵”性质的,早年我的签名是“没心没肺没所谓”,果真好像变成了空乏的人,于是将签名改做“找自己”,眼下却真的陷入了找不到自己,需要找回自己的状态。不敢奢求了,新年到来,我应该会把所有的签名都改成博客地址吧。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