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末在荆州过的。有点烦,想出门散散心,五月六号这么想的,当天就决定了去荆州,并且定好了车票酒店。七号晚上跟老板请假,八号一早就上了火车。可以说十分有效率了。

北上的火车经过汉口转道西行,进入了江汉平原,视野变得无比宽阔。正值小麦成熟,极目尽是黄澄澄的麦田。原先只在地理课本里学过的知识,一下子真实立体的呈现在眼前,豁然开朗的感觉。

乡间的楼房沿着道路两旁一字排开,不似南方村庄依地形散落的布局,连树木也是单排的走向横亘在田野中。不知道是不是出于防汛的需要,总之很特别,答案等今后有缘再揭晓了。

江汉平原的墓制也与赣地传统的坟包包不同,平地立碑,有些碑会做的很华丽,两阙加飞檐。之前没有关注过这方面,下次去别的地方也可以看看不同

火车驶入潜江站前,瞥见成对的石像列在草丛间,紧挨着铁路,看得很分明。百度一下潜江站+古墓,确实有结果。湖北的省保单位,十号湖墓,据说是明代文官的墓。挺意外的,坐火车上就能访古。回程的时候特意拍下来了。

 

中午的时候到达荆州,太阳很大,天很热,像是盛夏。计划是先去买奶茶然后酒店办入住,担心时间不够,休整片刻立马出发荆州博物馆。

荆州博物馆不愧于第一批列入国家一级博物馆,除了重量级展品,充满浪漫想象的楚文化镇墓兽,技艺精湛的青铜剑,造型别致的漆器,陈列楼建筑本身也颇有看头,是审美在线,装饰考究的新中式建筑。同后来重修的珍品馆形成鲜明的对比。。。然而部分重量级展品移到了新馆,毕竟更现代的设备能够给到文物更好的保护,也给到参观者更好的互动和体验。

碧绿的琉璃瓦,彩绘的飞掾,雕刻精细的额枋,施以古典纹样装饰,尽显古朴与端庄。

珍品馆还差点尾巴没看完,博物馆到点打烊了。于是出门右拐,直奔最近的城门,开始这次出行的重头戏——荆州古城墙的探访。

此前对城墙的概念很模糊,西安的城墙上漫步过、南京的城墙遥遥瞻望过、祁连山脚下一处城墙遗址近距离攀援过,但都没有深入去了解。近年来读了些许正史,常有关于攻城守城的描述,多少充实了想象,也因此对古城墙有了兴趣。荆州便是为数不多,完整保留古城墙遗迹的城市。

蓝色标记是六处古城门,红色标记则是后来建造的新城门,便于车辆通行。

两天一夜的短暂逗留,除了新南门一段没有涉足,其他城门城墙被我绕了个遍,超过4万步。真真用脚步丈量古城。登城门需要收费,9块钱。据当地人说,只要从城门口沿着墙走出不到两百步,从内城自有登墙的野路子。后来的游览证实了这一点。

安澜门

安澜门位于古城西侧,出荆州博物馆南门向右步行三五分钟即可到达。五点之景区无人值守,登门的台阶落了锁,所以没能上去。因此也就没有想着穿城门,而是沿着内城土墙一侧走,想着找条小路翻上去。

知识点1. 荆州城墙外侧是石砖,内侧则是坡度较缓的土墙,有军事方面的原因,同时也是出于防汛的需要。

我以为土墙应该是小土坡,没想到其实是密林,虽然有小道也不敢走,喃喃默念君子不立于围墙,实则是胆小。
拱极门

看见的第一座有城楼的门,于是出城门来到了外墙一侧,土墙看腻了,接下来一段路看看外墙。

拱极门南侧不远,确实不超过200步就有一条野路子可以上墙。。。然而真汉子没有回头路,接着闷头走吧
拱极门的瓮城。拍照前一辆垃圾车驶过,淌着厨余残渣,气味实在感人,没有停留,飞快走过

知识点2. 真正的城门都连有瓮城,敌军攻破第一道城门,进到瓮城,守军即可从城墙上向下投石射箭,所谓瓮中捉鳖是也。荆州顾城的瓮城有大有小,最大的应该属东北侧的远安门,里面还设了几个羽毛球场。最规则的要属南纪门,四四方方,南北贯穿城门的大道同东西向的小道相交通,瓮城是个十字路口,也颇有意思。

城墙内外栽满了树,浓荫遮蔽下的墙面长满了青苔,实在是太郁郁葱葱了,想默默哼唱“荒烟蔓草的年头~”,觉得不太对头,于是点开了《历史的天空》,“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这个味儿才正。

一处颇为气派的敌台,上下三排箭孔,方便守城士兵从两翼射击敌军
敌台正面的一处箭孔,易守难攻,酷
新北门,新修的车道,还竖着红绿灯呢。机动车、非机动车、行人都走这门,通过的时候略有些局促

太阳快要下山了,夕晒刺眼,于是打算再换到内侧,躲躲日头。哪曾想走错了方向,没看导航,凭着直觉,竟是一错再错,走过了张居正街,直到正东的宾阳楼。正好穿城而过,漫步在古城区,领略了市井风景。

道旁栽的银杏,一整条街都是,想来深秋的时候会很漂亮。宾阳门和公安门外缘栽的是枇杷,沿着护城河,也很有意趣
对联非常有高级趣味
老么大的一个信号锅
好些人坐在自家店门口,端着碗,或坐或立,边扒饭边与街坊打招呼,神色悠然,真羡慕啊
荆州必吃榜TOP,不早点去就爆满,纠结了好久还是觉得一个人进去不自在,于是作罢
宾阳楼

走出宾阳楼就算出城了,这里也是古城景区规划的重点所在,夜里还有灯光秀,瓮城不大,但搭了个小舞台,一侧的看台已然有不少人落座等着节目开场。这是最热闹的一个城门。毕竟紧邻张居正故居,一般游客都不会错过。

但我就是错过了,走了一下午,累了,倦了,只想回酒店摊平。还好酒店不远,就在古城东南,走过去不到10分钟,这个选址真明智。

紧挨着宾阳门的新东门,车道,地标打卡

放弃了一个人下馆子,晚饭去吃牛肉粉。。。本来是第二天过早的项目硬是被提前了,据说荆州还有早酒,虽然很想体验,但一个人出门在外,还是悠着点来。于是打车去五公里外的沙市,途中司机了解到我要去吃粉,很是意外居然跑这么远。。。明明五公里不到,不过话说回来,荆州城内打车几趟都没超过20块,热门打卡地标就都能到,心中窃喜。

牛肉粉一般,我觉得南昌拌粉也就一般,所以没毛病。纯体验而已,佩服大众点评探店能夸出花来的。

对于一般游客来说,荆州就两处重点,西北角的古城区即荆州区,东南角的沙市区,后者更摩登一些,商铺林立霓虹闪耀。路过了几家酒馆和咖啡馆,同白天在古城看到的市井截然不同。饭后沿着中山公园一路走到荆江大堤,滚滚长江东逝水啊,到了荆州怎么能不看一看长江呢。

长江 此时听一曲《滚滚长江东逝水》再熨帖不过了

黑黢黢的长江,幽幽的亮光是荆州长江大桥,因为是繁忙的航道所以未设景观灯。江面不算很阔,两岸没有现代都市天际线营造的炫目灯光秀,偶尔有夜航的货船慢悠悠驶过,航灯只投在近前照亮一线江水,一切都隐在夜色中。

晨光熹微中的宾阳楼

次日起很早,六点半便到了城墙根,想趁着日头不是很烈,尽早绕完城墙登完城门,回头酒店歇歇再去沙市的网红咖啡馆打个卡,差不多到点就动身去车站,计划完美。

又见新东门,注意路灯编钟的样式,很别致
一进东门的右手边便是张居正故居,如果时间够的话可以逛逛,主要是逛明清古宅的形制吧,其他都是仿古的,想来没什么看头
公安门 石砖垒成的券门

新东门朝南走三五分钟就到了公安门,也是水门。相传刘备视察荆州就是从公安走水路到荆州,由此入城。临近城门便听到悠扬的萨克斯声,走进了发现还有一个年轻人在练习吹埙。晨光洒在斑驳的砖墙上,踏过石板路,迎着微凉的徐风穿过古旧的城门。耳边萦绕着和缓的乐曲,真真是一番享受。

公安门
一处有明显修补痕迹的角台

 

阶梯型的,构成凌厉线条的堆砌细节。之前我以为城墙都是笔直朝上的,原来是这样构成微妙的倾斜角度。

 

古城东南向的一段城墙可以看到不少文字砖,最为集中的是长边铭“加道衔荆州府知府明”以及短边铭的工匠名,“宇”“海”“龙”“余”“潜”等等可以找到很多。

 

又一处有明显修补痕迹的墙面。荆州城墙历史悠久,经历了数朝风雨,多有修缮,现存的城墙其实主要是明清之后,尤其是清朝修建的。虽然没有做具体了解,但我觉得图上竖着排列的砖石上再摞条石的砌发法应该年代更为久远一些

 

这一面敌台的砖石损毁严重,注意到基石的砌法,右侧还有一块大石头填补,不知道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

 

南纪门东侧券门,可以更清晰地看到砖石是如何堆砌成拱券形的
南纪门瓮城内的十字路口
南纪门
南纪门外城门内的闸板,时间太早,还没到景区开门的点,没能登上去看看上面是什么构造,城门是怎么放下来的
很有些年头的不知道是用于什么的石座
南纪门进城正对着关帝庙,也是没到开放的时间,临门不入again,肚子饿了想找家店吃个早饭歇歇脚
看来看去都是粉店,看到一家锅盔店没开门,于是路边买了豆花饭团,这个饭团真是满满的碳水,配菜有土豆丝,青椒豆干,咸菜油条等等,在暴走了两小时后十分的治愈,吃到2/3就饱了,才四块钱,物价感人
看到好几家这样的店铺,不知道是小型菜市还是炒菜馆
江陵文物局,同时也是文物局、体育局、文旅局,文体两开花,优秀。就坐落在荆州三观之一的玄妙观旁
只差最后一个城门了,时间有多于是进道观看看,门票35。除了道观的主体建筑,还有一处mini碑林,后门本可直接通向小北门,然而近期修缮没有开放。道观里一派颓唐的景象,还有什么换装、摔酒碗、真人cs等娱乐项目,但似乎因为收到疫情影响,皆是关停的状态。倒是一些市民在园子里练太极,吊嗓子、吹萨克斯给其添了不少生气
主殿没开放,只围着绕了一圈。拍这张图是因为角柱明显的内倾角度,以此增加建筑物的结构强度,同时正向的视觉观感也更加大气,是古建常用的做法,叫做侧角。
专门拍了下脊兽,认不全。。。逛到这里日头升起,空气开始变得灼热,渐渐有些不耐烦,想停下来好好休息,于是出门直奔最后一个目的地——小北门
造型独特的公交站台
民居门口晾晒的墩布,有点意思
远安门

近十点,终于来到此行最后一个目的地,有着小北门之称的远安门。买票上楼,9块钱。问了下工作人员城墙一圈是不是联通的,回答不是。登上去走了一圈发现,一张门票只管小范围的一段距离,再延伸有铁门拦着,走不远。也好,我也走不动了。

城门上原有城楼,不像后来倾力营建的宾阳楼,远安门上的景龙楼目前只剩基台。根据础石分布的形态,可以推想应该是一座面阔三间的小楼。实在是太晒了,无力多做停留,但凡天气好一点,站在此处远望中原,遥想当年将会多有意趣啊
从一处箭孔朝外看
从箭垛眺望远处新城
远安门的内城门
沿着瓮城城墙走一圈,这笔直,可想瓮城有多大
站在城墙往内城看,下方即是土墙,现已草木丛生,下去就是环古城的车道
疲惫的旅人哟
一处藏兵洞,很深,楼梯很陡,长满了青苔,不敢下去,但也里里外外看了个遍,原来还有这种防御结构
看这楼梯有多窄多陡
站在城墙上,正好能近距离拍到毗邻建筑垂脊上的鸱吻,联想起在私人博物馆看到的摩羯鱼纹样的金饰,查一下,确实相关联呢
平缓的一侧是马道
热得不行,又去奶茶店买了三杯,只为这个印了大荆州的纸袋。话说回来,这家荆州local奶茶品牌茹菓十分推荐,招牌的牛油果甘露、芒果啥啥、椰椰啥啥都好喝,尤其是鲜奶茶叫什么乌龙的,比喜茶的绿妍不知高出多少
finally

周末一行,收获颇多,荆州确是值得逛一逛的好地方。如果不是我一根筋一定要沿着城墙走,耗费了许多精力,不然扫一辆电单车,轻轻松松游个遍。不过漫步也有好处,更近距离的感受城市人文,许多见闻想要记录,精力有限不愿展开了,只能做图片PPT应付事,好歹对自己有个交代。

那么,下个城市见~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