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真的是下了太久的雨了。连绵的阴雨浸润了大地,使春天陷入了一团氤氲滃然。

等到太阳出来,芳菲落尽,也就迎来了夏天。五月要交很多货,四月的工作量因而骤增,且纰漏不少,忙不停救火很是焦头烂额。因而,又是放纵莫得学习的一月。夜里时常倚在沙发上,只开一盏小灯,啃着冰棍,靠吃甜食读闲书治愈被工作摧残的心神。

The Reader(1879). Giorgio Kienerk.

这个月的阅读主题是新疆,一部电影、三本书。

  • 《远去的牧歌》
  • 《冬牧场》李娟
  • 《新疆访古散记》王炳华
  • 《古代高昌王国物质文明史》莫尼克·玛雅尔

前二者侧重描绘北疆当代牧民的人文生活,在赞美广袤大地的壮美风光之余,探讨了现代化进程中历史悠久的传统游牧生活将如何延续。后二者则试图发掘南疆掩埋于沙尘下的灿烂文明。

为什么想要了解新疆?主要是想了解为什么对于新疆问题有如此大的争议。主流媒体方面,中方认为,新疆是自古以来就是中华大地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新疆人民生活和平幸福,外国媒体对新疆问题的指摘都是企图分裂国家主权的挑衅。西方则认定中国在新疆的地方政策是侵犯人权的,其行径至恶劣堪比“种族灭绝”。

对于国内大部分人来说,新疆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不少人在09年乌鲁木齐七五事件和14年昆明三〇一事件后都觉得新疆危险,然而21年发生的新疆棉事件又有不少人站出来力挺新疆。网上的声音不能代表全部,实际生活中人们更多的是无感罢,那里发生过什么,又正在经历什么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坦白说我也是,只是不希望被牵着走罢了。

此前对新疆的认知仅局限于高中地理、历史课本中的描述。知识重点提炼一下:

  • 新疆地广人稀、与八个国家接壤、多民族聚居、自然资源丰富
  • 西汉张骞出使西域、李广利伐大宛后设置西域都护府、唐代于天山南北分置安西和北庭都护府、清光绪年间平定南北疆后建立新疆为行省

“The Uighur narrative tells of an ancient land called East Turkestan, part of which they say was briefly independent last century before Chinese troops marched in. Kashgar, the fabled Silk Road oasis in western Xinjiang, is closer to Istanbul than to Beijing. Parts of Xinjiang are still home to camel caravans and bazaars selling apricots and fragrant spices.”援引一段美国时代周刊2014年报道昆明三〇一事件的新闻稿,可以窥得西方对于新疆的认识。(我觉得比较好笑的一句就是说喀什距离伊斯坦布尔比北京要近。。。这么讲的话,阿拉斯加州还挨着加拿大呢。。。)

稍加说明一下这个东突厥斯坦的概念,需要结合新疆地区的伊斯兰化进程及苏俄在中亚的政策方针来看。在很长的一段历史时间内,西域地区是宗教自由的,佛教、景教、摩尼教、袄教等均繁荣发展,直到公元9世纪,吐鲁番及北部山区归附回鹘人,西边则是喀喇汗国即黑汗。黑汗是第一个信奉伊斯兰教的突厥人建立的国家。新疆东部直到14世纪中后期才成为伊斯兰教地区,而此时佛教仍活跃。

辽 北宋时期西域地图

新疆的历史是同中亚文明的发展紧密结合的,19世纪初沙俄同英国在中亚地区展开博弈,新疆和西藏也成为角力的战场。俄罗斯帝国在19世纪末期征服突厥斯坦的西半部后,就没有停止对于东突厥斯坦即新疆的觊觎。这一段时期,各帝国纷纷在新疆地区展开地理考察活动。(新疆灿烂的文化也由此获得了世界的关注,当时被发掘的宝藏如今在德国、日本、俄罗斯、英国、印度的博物馆均有陈列。)新疆居于亚洲心脏的战略地位,富有丰富的矿产能源资源,是俄罗斯称霸亚欧大陆计划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在清楚了新疆的重要性后,反过来,西方也会担心中国的势力通过新疆西藏蔓延至欧亚,重走社会主义老大哥的路子也不是不可能。

回到开始的问题,由于文化和信息的差异导致认知的不同似乎可以理解了。跳出宏观的历史的视角,投向人们的现实生活,这方面的认识还比较空白。我猜想去一趟看一下现代城市的建设,人们的生活面貌会有更多的收获,这些是比数据资料更为直观的解答。

 

后记:

四月的总结断断续续写了一个星期,开始是想谈新疆问题,中途又转去写台湾和香港各自的身份认同了。越写苗头越不对,删掉重来,专注新疆就好。

原来会回避这类的政治社会议题,但会有一种危机感,想着如果发展到被迫站队的时候,至少不能盲目地被当枪使。再者,人们对历史的记忆是会不断地改写的,以台湾为例,大陆对台湾的指代在近二十年间从“同胞”变成“湾湾”再到近日的“蛙蛙”,在我看来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信号。都说要警惕历史的虚无主义,首要任务应该是正确的认识和记录历史吧。

下次有机会聊聊中学时候的老师,聊聊我们这一代历史观、社会观、价值观形成初期受得是怎样一种教育和熏陶。那时的社会环境是怎样,同现在对比有哪些差异,这些差异又是如何影响年轻一代的。

 

PS:关于新疆的近现代史,推荐张大军《新疆风暴七十年》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