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底的时候跟小伙伴聊天,说道南昌的医生讲话都不太好听,诊室里患者也是挤作一团,于是像我俩这种属蚌壳的干脆就拖着一直不去复诊。聊到上海的医生态度会要柔和很多,便约定找时间一起去上海看病,她看她的纤维瘤,桥本,我看我的甲状腺。。。

国庆之后看了下,相关诊室排名靠前的几个大医院专家和特需号都排到月底了,想着也不是什么疑难杂症,不必那么折腾,决定了礼拜一去浦东的仁济医院看。

周日搭早班火车到虹桥,第一站直奔上海博物馆。上一次去上博还是看爱德华霍克的《夜鹰》,之前对陶瓷不感兴趣,都是略过的。这回不一样了,知道上博展出的很多瓷器都是极具代表性的精品,放弃了跟小伙伴碰头,特意抽一个下午好好逛了逛。

赶时间,没吃饭。包里带了两个橘子,在展馆外找了一片绿荫地,晃着脚剥橘子吃。
仿佛还在夏天。天气预报一点也不靠谱,做好了周一降温的准备,带了厚实衣服,结果没用上,穿着长袖衬衫热得不行。

从12点半入馆到5点出来,在陶瓷馆消磨了一整个下午。后半程累的不行,于是好些都是匆匆带过,没有多停留,大概乾隆之后的瓷器都没认真看了。

此行两大遗憾:穿错了衣服、相机忘了充电。没有经验,穿了一件黑白细条的衬衫,玻璃反光某些瓷器自己也反光,回来一看照片,全是衣纹。。。行程是临时订的,头一天晚上充电的时候没够时间,掉电特别快,南宋五大名窑刚看到钧窑相机就关机了,精彩的地方正要开始,扼腕不已。。。

本来想拍内部泥条盘筑的痕迹,于是横的纹竖的纹,晕了
相机关机后,正好也累了,于是出来坐着歇歇,放空一下。隔壁是新策划的展,想来应该也很精彩的吧
五点出的展馆,云霞绚丽得仿佛像是夏天,看着非常治愈

一整个下午,背着双肩包,腰痛jiojio也痛。跟小伙伴约了在商场碰头,接下来就是吃吃喝喝聊聊天的节奏了。续摊之前还小心查证次日做彩超的话能不能喝酒。。。

第二天早上七点就起来了,直奔医院。头一回见识到咖啡店开在门诊大楼里面的,中庭还摆了一架钢琴。。。大城市的派头真洋气。有序的签到等叫号,视线不敢离开屏幕。大概一个小时不到,轮到我们了。

之前有记录过关于甲状腺结节的一些就诊情况,大概疫情之后就没有管过了,中药就是那时候断的。其实自己也知道,换了好几个医生,有的建议保守一点继续观察,有的巴不得立马让你住院做手术。这次上海看的,意思差不多,迟早都会要捱这一刀,捱过就要终生服药,要拖也可以,只是现在小的时候还能考虑做微创,消融不建议,大了之后就只能脖子下面划拉一刀留疤了。

我自己当然还是想要捱久一点了,如果我能够保证心态平和,规律的作息,健康的饮食,根本不会有什么症状。但是,一旦进入气闷的状态出不来,那一定会痛,就是这么邪门。。。直教人不得不看开呀。

从医院出来的三个人都一身轻松,都不是什么大问题,转而就开始讨论接下来吃什么。于是再又吃吃喝喝聊聊天。继春天之后,再次来到使馆区一带,真是适合漫步的地方。还零星散布着好些精致的小店,一路逛吃着结束了这一段短暂的行程。

在上海的第一顿,卖相可以,概括一下味道就是薄荷糖浆,也可能是我没搅开,反正不太行。但是咖啡+薄荷,还是很能给体力耗尽的我充上电的
一杯不够,再来一杯。这款只能算咖啡味的奶茶了,喝完就饱了。
网红冰激凌,那个蜜瓜蛋糕真的好吃,只尝了一点点。赞美我的节制。哦,我们夜里十点去居酒屋续摊了。。。
想吃布拉塔奶酪,于是找了一家店,很精致,但口味并不怎么地
火腿干酪芝麻菜,空口吃有点咸了,觉得佐酒应该会很不错
乌鲁木齐路上一家小店打包的菠萝油,在高铁上饿的时候吃的,其实一直惦记着,黄油会不会化掉,咬到黄油的那一瞬间,哇,那种油脂充盈口腔的满足感,太好吃了
安福路上买的海盐牛角,柔软有韧劲,咀嚼带来的甜感与微咸的海盐颗粒碰撞,多么的清爽啊。赞美大城市,好吃的选择有这么多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